昨天,2000億美元貿易戰打響!醫械產業鏈格局將

發稿時間:2018-11-23 16:03來源:未知 【 字體:

9月18日早晨,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布將對產自中國的2000億美元產品加征10%關稅,一周后的9月24日生效。這一稅率實行到年底。2019年1月1日起稅率將提高到25%。這一舉措意味著美中貿易戰的嚴重升級。

 

與此同時,商務部新聞發言人發表談話表示,為了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全球自由貿易秩序,中方將不得不同步進行反制。商務部公告稱,決定對商務部63號公告和稅委會6號公告所附對美加征關稅商品清單(中對美加征關稅第二批600億美元)的商品,自2018年9月24日12時01分起加征關稅。

9月18日,中國在世貿組織追加起訴美國301調查項下對華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實施的征稅措施。

 

上述第二批加征關稅商品清單共計600億美元涉及到醫療器械的產品已經不限于大型醫用設備儀器,更是增加了耗材和試劑。

 

目前美對中2000億美元加征關稅商品清單里,被媒體形容為“從清晨到日暮、從搖籃到墳墓”全面覆蓋美國人民生活,即對中國的出口商品打擊面更廣。雖然清單里的醫療器械占比減少,并且多為低端產品比如棉紗、橡膠制品等,但隨著中國對美國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落地,以及美國對中國在第一輪500億美元商品中加征關稅已經實施,會讓行業產生一些深刻變化,除了進口替代將會增速以外,醫療器械產業鏈格局也會隨之發生改變。

 

比如,國內客戶的心態在最近半年之內有了很大的變化,以前醫療機構對國產器械相對比較排斥。現在,無論個人的心理層面,還是機構的心理層面,都愿意去使用和嘗試國產產品。

 

同時,美國貿易戰導致了很多國家的匯率非常不穩定,中國可以通過一帶一路走出去,跟他們開展基礎建設、投資等各方面的貿易。

 

而如果有企業對上游的關鍵部件、設備、技術依賴過多,那么貿易戰影響的風險就會比較大。

 

中國的中低端供應鏈的能力在全世界應該是第一的。如果企業能夠在國內建立一個完整的供應鏈體系和技術組成部分,則抗風險能力會大大增加。實際上,國產磁共振已經在長三角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態型上游供應鏈。

 

面對貿易戰,我們要看的不是冰冷的數字,而數字背后代表的差距。硅谷已經在利用人工智能技術來將磁共振的速度提高10倍,但國產醫療器械還面臨著一個問題,不在于怎么把產品做好,而在于做什么產品。

 

 

以上幾點思考,正是來自投資界整理的朗潤醫療董事長唐昕昨天在公開場合的演講,在貿易戰嚴重升級的背景下,值得業內人士品讀。

 

 

貿易戰期間,高端裝備制造是重災區。因為增加關稅,出口美國難度更大。總的來說,有四個不利因素。其中,對出口美國影響算是比較小的。中國的高端醫療設備目前能夠出口美國的規模并不是太大,而且這些年美國對中國市場準入做了限制,再加上本身對產品要求比較高,競爭也比較激烈。

 

相反在進口的部件設備領域,一些部件和生產設備成本增加非常多,這個影響非常大。如果持續下去的話,會有不少企業會受到重創。還有就是對中國企業的制裁,可能一些企業已經開始受到制約。另外對華的出口限制,如果有些關鍵的部件被限制,可能對有些企業是毀滅性的打擊。

 

此外,還有五個有利因素。第一個比較明顯的是國家推出了很多扶持政策。

 

比如廣東省向大型影像設備行業提供一定的鼓勵,這個對國產設備發展是有利的,目前很多省份都在醞釀這樣的政策。在貿易戰外部環境的壓力之下,真正支持國產的政策開始真正的落地了。但是扶持政策不是長久之計,短期內會有比較大的作用,但是長期會形成一種保護。

 

第二個,就是國家對于高新技術裝備企業的研發投入力度大大增加,包括科技部也專門提供了很多支持核心技術和核心產品的專項項目。

 

第三,國內客戶的心態在半年之內有很大的變化,以前醫療機構對國產器械相對比較排斥。現在,無論個人的心理層面,還是機構的心理層面,都愿意去使用和嘗試國產產品。

 

第四,影響最大的是出口新興國家的機會。美國貿易戰導致了很多國家的匯率非常不穩定,中國可以通過一帶一路走出去,跟他們開展基礎建設、投資等各方面的貿易。

 

第五,美國對華人的科技人才限制加劇,短期來說是有負面影響,長期來看可能會導致一部分核心科研人才回到國內。

 

分析了不利因素和有利因素以后,我認為有兩個關鍵能力需要去修煉,一個是關于供應鏈的關鍵能力,一個是對接全球先進科技的關鍵能力。

 

如果你對上游的關鍵部件、設備、技術依賴過多,風險就會比較大。中國的中低端供應鏈的能力在全世界應該是第一的。如果說你能夠在國內建立一個完整的供應鏈體系和技術組成部分,你的抗風險能力會大大增加。國產磁共振已經在長三角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生態型上游供應鏈。

 

在此基礎上,需要協同這些供應鏈共同去創新。如果協同供應鏈一起去創新,你需要有產品的核心技術并掌握渠道的能力。你要有核心技術去開發一個終端產品,能讓這些供應鏈跟著你一塊創新,同時你還要有資本的視野,我們也會考慮投資并購項目。

 

第二種關鍵能力,除了供應鏈以外,國內的大型裝備創新能力和美國比還是偏弱的,尤其是底層的創新能力。我們希望可以更靈活的對接全球先進科技。facebook前兩天發了一篇文章研究磁共振,寫的是通過人工智能的方法把磁共振的速度提高10倍,它的市場會增加10倍,硅谷現在正在做。

 

另外一篇《自然》雜志發的文章也是提高速度,這些技術在美國的硅谷已經出現了,甚至已經有中國的投資人去投了一些團隊。中國制造企業對接美國全球先進科技已經具備一定的可能性了,而且這種渠道會越來越多。我們要把這樣的能力和供應鏈的能力相結合起來,形成創新能力,這種創新能力不一定是原創的,但是供應鏈和先進科技結合起來,就能形成獨特的制造能力,形成一個創新型的群體。

 

AI的強化技術+中國供應鏈有可能變成更快、更好、更便宜的國產磁共振,這種供應鏈的能力美國、歐洲都不一定具備。

 

當你有了供應鏈能力之后,兩三個月就可以對接硅谷最先進的科技,具有這樣的核心能力之后我們應該考慮什么?國產醫療器械的核心問題,不僅在于怎么把產品做好,而在于做什么產品。

 

有兩條路,一條路是跨國公司的老路子,另外一條是走一條自己的有中國特色的路。

 

中國人在具有對接全球創新的科技能力以后,應該充分了解中國醫療市場,深度嵌入客戶價值鏈條,才能做出外國人不擅長的事情和他們不能夠做到的事,來更好地服務中國市場。

 

我們去年做了十三五國家重點科技項目磁共振成像。核磁共振以前用來做診斷,現在開始逐漸用于在腫瘤領域做治療。未來,腫瘤治療會向縣級醫院下沉。我們更懂得這個市場,也許能夠在這里面創造差異化的產品,并利用學科建設的方式推向二級縣級醫院。

 

還有一條道路的選擇,就是我們沿著一帶一路走出去,開啟中國醫療器械全球化布局的元年。

 

新興市場的增長率是10%,我們已經中東、印度和東歐鄧新興市場拿到了很多的訂單,,除了要真正的走出去,我們計劃在印度建一個海外產業基地,運用當地的服務能力把運輸成本降低,輻射整個印度新興市場,甚至中歐和北非。

 

 

未來10年里,中國成功的醫療器械企業必然是那些真正能夠做到全球化布局的企業,謝謝。